多伦门户网站 > 时尚 > 丽景湾一站_天津法租界:曹禺写《日出》,周信芳建大戏院,溥仪在这买怀表

丽景湾一站_天津法租界:曹禺写《日出》,周信芳建大戏院,溥仪在这买怀表

2019-12-25 19:07:55

丽景湾一站_天津法租界:曹禺写《日出》,周信芳建大戏院,溥仪在这买怀表

丽景湾一站,(天津法租界老照片)

天津法租界,是天津九国租界中设立的第二个租界。如今天津人最熟悉的劝业场、光明电影院、中国大戏院、渤海大楼、中心花园、瓷房子、西开教堂、解放北路金融街,等等地标建筑或区域,都位于过去的法租界界内。

1861年,三口通商大臣崇厚与法国使馆参赞克士可士吉正式订立《天津紫竹林法国租地条款》,最初法租界面积约360亩,后来不断扩充:东北临海河、北部从马家口沿今锦州道向西至墙子河、南沿今营口道向西至墙子河,占地面积达2360余亩。

(天津法租界)

租界初创时期,被派到天津法租界来工作的洋人,即使是最普通的文员,都可以享受到在国内享受不到的奢侈。实际上,在本国根本找不到工作的人,都跑到租界来了,只因为他们是外国人,就可以得到高额工资。

辜鸿铭发表在《京津泰晤士报》的一篇文章揭示了这个秘密:“被称作通商口岸的绅士和夫人的一对洋人夫妇,抱着安度余生的想法回国,然而两年后他们又回到了中国,有人问起原因,那位先生说,他们在家乡是无名之辈,但在中国却是重要人物——这完全是东方的诱惑。”

(天津法租界的士兵)

外国人在中国任职期间,他们随行的太太疯狂购买了大量“便宜得出奇”的生活用品,比如地毯、银器、刺绣、烛台、桌布,因为相比而言,这些商品在巴黎的标价,完全超出了她们丈夫的经济能力。多年后,当她们离开天津时,她们抢购的货物装满了半条船。

法租界比英租界更接近铁路与电报通讯中心,曾经荒芜的地带,慢慢变成了现代化的街区,这一区域内街道布局合理,道路两旁有最新式的住宅建筑,住宅中安装有最新式的卫生与取暖设施。租界的中心地带建成了鲜花满地、绿草如茵的公园——法国花园。

(法租界公议局大楼)

克雷孟梭广场位于今天的承德道,以当年法国总理兼陆军部长克雷孟梭命名。建于20年代初的法国公议局大楼,是法租界克雷孟梭广场的地标建筑。这座大楼庄重对称,无论比例、构图、细节,都可以看出设计师的精妙用心。

公议局是当时法国人在天津租界内的管理机构,法国领事兼任公议局董事长,下设总务处、巡警局(后为工部局)、工程处、捐务处、会计处等。最鼎盛时,法国公议局有中外工作人员1000多人,其中包括100多名法国人。公议局招募了很多越南籍巡捕、手枪队员、消防队员,天津人管他们叫“小老法”。

(天津法租界鸟瞰)

20年代,法国建筑师穆勒来到天津,在法国公议局工程处任职。工程处负责法租界内土木工程建筑,穆勒成立了两家公司,承接建筑设计和施工。劝业场、利华大楼、渤海大楼、交通饭店、中法工商银行、法国领事馆、法国兵营、中国大戏院、起士林大饭店、天津工商学院(今天津外国语大学)主楼……都出自穆勒之手。

西开教堂,是法租界留存至今的、天津最著名的教堂。1913年,法国传教士杜保禄主持修建了这座教堂,三年后竣工,教堂平面呈十字形,墙体用红、黄两色缸砖砌筑,三个穹隆顶塔楼用铜片镶嵌,气势恢宏,令路过之人忍不住驻足观望。

(今日劝业场)

位于法租界梨栈大街的劝业场,由大买办高星桥招股筹建,每股10万元,他自认6股,另一合伙人是前清庆亲王载振,占3股。90万元投资将商场建到了第三层,高星桥又向银行借贷50万元,盖成了六层大楼。法租界工部局看好这座商场,希望叫它“法国商场”,载振提议冠名“劝业场”。

劝业场初建时以“八大天”征服了天津市民,天华景戏院演京剧,天乐戏院演梆子和评剧,天露茶社演曲艺、杂耍,天会轩戏院主要演出文明戏,天宫是电影院,天纬台球社、天纬地球社经营台球和保龄球等娱乐项目,天外天是屋顶花园消夏晚会。劝业场的建成,使法租界成为天津的消费、娱乐中心,延续至今。

(渤海大楼)

劝业场落成后,高星桥又在劝业场附近投资兴建了一幢大楼,大楼以他的儿子高渤海的名字命名。庆亲王载振仍是股东。这是30年代天津最高的现代建筑,主体为现浇钢筋混凝土全框架结构,用美国松打方木和菲律宾木排列打梅花桩,用碎砖混凝土垫层带地梁满堂红钢筋混凝土基础,楼内用90多根钢柱搭架焊接联成一体,砖墙填充形成外檐墙,是当时最先进的建筑工艺。

劝业场附近有惠中饭店、交通饭店、国民大饭店等宾馆酒店。劝业场开业两年后,相隔几十米的惠中饭店建成开业,大楼高六层,上面还有三层塔楼。惠中饭店以餐饮娱乐闻名,大堂装修奢华,楼顶有屋顶花园,花园里有小型高尔夫球场。饭店里住着许多高级交际花,吸引土豪及富二代一掷千金。曹禺来此找剧团的朋友聊天,看到里面的场景,他的话剧《日出》中的交际花陈白露原型,就源于此。

(惠中饭店)

法租界除了劝业场八大天,还有春和戏院、小梨园等演出场所,30年代中期,周信芳来天津在北洋戏院演出,深感剧场设备落后,空间狭小,影响效果,建议建一座现代化剧场,并表示愿出资。这座戏院盖了两年,开幕盛况空前。今天再去中国大戏院看演出,仍会发现,就算是在二楼看戏,视野也非常完美,舞台上的一举一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解放北路,今天是天津的一条金融街,汇聚多家金融机构。这里过去一半是法租界的大法国路,另一半是英租界的维多利亚道。解放北路与承德道交口有一幢朝鲜银行大楼,当年大楼临街底商除了银行之外,还有法国人开的专营珠宝文玩的乌利文洋行。末代皇帝溥仪在这儿买过一块“灰色地、镶金边、表心带闪光的高级怀表”。

(天津法租界)

大法国路上的法国俱乐部,是一处带半地下室的楼房,当时内设酒吧、小剧场、舞厅、台球厅、地球厅、休息室,后院有露天舞台、小广场及公园,是法国侨民娱乐的中心和法国商人议事聚会的场所。后来这里改为天津青年宫,现在则变身为中国金融博物馆,从一个侧面记录了近代历史。(文:何玉新)

山西11选5

最新新闻